原标题:新限薪令落地申花先考虑减员 不排除其他外援离队可能

影响股权改革的另一大因素是新赛季的中超政策尚未出炉,比如赛制、赛程,俱乐部限投、限薪的标准,因而俱乐部目前推动股改的过程中,很难给出总投入资金的预估。

有消息称,2022年中超联赛的“限薪令”将有所调整,本土球员的最高年薪将从税前人民币500万元降低为税前人民币300万元,外籍球员的最高年薪不得超过税前200万欧元,中超俱乐部每年总投入上限为人民币3亿元。待各项政策正式出台,也许就能够推动各家俱乐部的股改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

一旦全新的“限薪令”敲定,未来开启的转会窗内,各家俱乐部新签的球员都必须在薪水方面符合这一标准,而人员冗余的申花率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减员”。上赛季外租的小将是否回归?与申花仍有合同在身的球员如何安置?外援是否重组?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虽与股权改革的进展息息相关,但将极大程度影响球队新赛季的生存,因此至少需要俱乐部高层给出一个合理的规划,并做好两手准备,应对不同情况的发生。

尽管申花的集结日期一推再推,但球队内部相对稳定,全员基本都在上海,原地等待相关消息,还有一些球员则为了职业生涯开始另做打算。继莫雷诺以自由身离队暂时回归老东家麦德林国民竞技之后,约尼奇正式回归J联赛,他的老东家大阪樱花在后防中坚濑古步梦转会瑞士超级联赛草蜢队后,急需在新赛季开赛前找到合适的替代者,约尼奇成为首选,这笔转会已经完成。不过因约尼奇到队时间较晚,2月19日J联赛首轮大阪樱花客场2比2战平横滨水手的比赛中,他没有进入名单。

在莫雷诺、约尼奇转会后,不排除其他外援离队的可能性。和申花尚有合同在身的巴索戈、敦比亚和博拉尼奥斯仍在海外,暂时没有启程回归的迹象。如不出意外,巴索戈将在3月的国际比赛期间代表喀麦隆征战两场事关世界杯入场券的附加赛,短时间内不会回到中国,他是否处于申花新赛季的规划内也需要等待。敦比亚身在法国,博拉尼奥斯正在厄瓜多尔,两人各自静候来自申花的相关信息。另一名上赛季租借而来的外援阿德里安已结束与申花的合同,现阶段双方暂无再牵手的可能。

球队内部之所以相对稳定,很大程度上是和中超开赛尚早有关,但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两次推迟后,若3月1日的集结日期再度更改,届时恐怕人心将开始动荡。毫无疑问,如今摆在俱乐部高层面前的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东方体育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作者 admin